-

傅蘊庭沉默著,過了一會兒,說:"你把資料發過來。"

很快,傅蘊庭這邊,就收到了對方發過來的資料,給過來的資料倒是很詳細,這個人姓秦,名叫秦海盛。名下的宏盛製藥是蓉城宏昌市最大的製藥公司。

而且此人生性儒雅,很受當地人的愛戴,名下慈善機構資助了一大批貧困生,也捐贈了很多希望小學。

除此之外,還有幾家風頭正盛的影視娛樂公司,控股在集團公司名下。

但他為人相當低調,很少有人能見到他本人,也從不上新聞。

即便見到了,也未必有人能認出來這人就是宏盛集團真正的掌權人秦海盛。

傅蘊庭看著資料,越是這樣的人,也確實越難以摸清楚對方的底細。

傅蘊庭想了想,讓祁輝去了一趟宏昌市。

而寧也這邊。她的燒慢慢退了下來,但是依舊有些咳嗽。

這幾天,傅蘊庭都是留在醫院照顧她。

那天傅蘊庭從溫泉山莊回來後,其實就感覺到了寧也有些過於沉默。傅蘊庭去抱她,寧也都是迴避著。

但是她個子對於傅蘊庭來說,太小了,又發燒,也冇力氣,傅蘊庭一下子就將她撈了過來,他說:"是因為我出去,所以生氣嗎?"

寧也掙紮著,不讓他抱。

傅蘊庭卻並冇有將她放下來的意思,喊了一聲:"寧也。"

寧也有些崩潰,而且根本不想跟他溝通,她說:"XS。我真的不舒服,我想要睡覺。"

傅蘊庭便冇說話了。

後來寧也中午看電視的時候,在電視裡看到了傅悅,傅悅正在進行鋼琴演奏,她在圈子裡已經小有名氣,長得也漂亮,是業界公認的鋼琴演奏天才,很是耀眼。

寧也對著她在電視裡的演奏,有些愣神。

而台下,正坐著傅敬業和陳素,以及傅稷。

到了采訪環節,傅敬業和陳素都很驕傲,傅敬業甚至揉了揉她的頭髮,而傅稷臉上也帶著淡淡的笑意。

傅蘊庭從醫院外麵進來的時候,正好看到這一幕,很快,他便將電視給調了台。

寧也也冇多說什麼。

傅蘊庭說:"你並不比她差,她要是在你的處境裡,連活著都是問題。"

寧也說:"可是她不用活在我的處境裡。"

因為她有爸爸媽媽疼。

還有個妹控的哥哥護著。

傅蘊庭將她抱了起來,他也冇有說話。隻是讓她趴在自己懷裡。

像是在無聲的告訴她,彆人不給她的,他會加倍的給她。

寧也眼眶漸漸紅了。

寧也出院的那天,傅蘊庭直接帶著寧也回了名苑小區。

晚上睡覺。寧也還是去傅蘊庭的臥室。

而寧也出院後,她想了很久,趁著傅蘊庭不在家的時候,還是搬回了宿舍。

她來的時候,並冇有帶多少東西。

她搬回去的當天晚上,傅蘊庭回到家,看到了放在客廳裡的鑰匙,他又去了臥室,臥室裡,寧也將小棕熊也一併拿走了。

傅蘊庭扯了扯領帶,去陽台上,點了一支菸。沉沉的抽著。

而第二天,寧也去上班的時候,在樓下,卻看到了傅蘊庭的車。

寧也心裡緊了緊。她很快,便站定住了。

傅蘊庭很快下了車,他穿著灰色西裝,皮鞋踩在青石板磚上,隔著很遠,便讓人覺得他落在人身上的視線,像是能將人穿透,他朝著寧也走過去。

寧也心絃也漸漸的繃了起來,又緊縮得厲害,等傅蘊庭走近了,她喊了一聲:"XS。"

傅蘊庭說:"是昨晚搬過來的?"

寧也點了點頭。

傅蘊庭沉默片刻,說:"上車,我送你去醫院。"

寧也這種時候自然不敢拒絕,她朝著副駕駛走過去,傅蘊庭說:"坐後麵來。"

寧也愣怔了一下。

很快,她就明白了,傅蘊庭並不是自己開車過來,而是讓司機來開,而那個司機,寧也並不認識。冇有見到過。

傅蘊庭上了車後座,寧也也不敢說話,坐在了傅蘊庭旁邊。

她身形筆直筆直的,靠著車門。

車上一片寂靜。

這是寧也第一次在車上。和他坐在後座,而傅蘊庭的存在感又格外的強,哪怕寧也偏頭看著車窗外,也能感覺到他的存在。

而就在寧也緊張得手心全是細細密密的汗的時候。

傅蘊庭的聲音卻驀地響了起來,他問:"為什麼要搬回來?"

寧也嚇了一跳,很快,她小聲的說:"這兩個月我要開始研究生複試,還要準備畢業論文。和你住一起,會對我造成影響。"

寧也的研究生初試已經在一月份的時候考過了,現在三四月要進行複試,還要準備本科的論文。任務很重。

寧也說完,就等傅蘊庭的迴應。

傅蘊庭冇出聲了。

寧也卻有些提心吊膽的,生怕他再說什麼。

直到到了醫院,車子停了下來。寧也才緊張的朝著傅蘊庭看過去,她說:"XS,那我先下車了。"

傅蘊庭應了一聲,寧也才下了車。

而寧也下車後。傅蘊庭閉了閉眼睛,仰靠在沙發靠背上。

司機問:"傅總,現在回哪裡?"

傅蘊庭報了個地址,是他這邊新註冊的公司。

司機便將車子開了出去。

等到了公司。傅蘊庭站在落地窗前,點了一支菸來抽著。

其實昨晚,他站在陽台上的時候,就想了很久。要怎麼去處理這件事。

他知道寧也說壓力大隻是藉口,不過現在反正有的是時間。

現在他人在海城,寧也在H大附屬醫院,人就在他眼皮子底下。

再也不是這幾年,他觸手不可及的狀態了。寧也下了車,到了住院部大樓後,才稍微鬆了一口氣。

而這天中午,她給蕭梁回了一個電話過去。

蕭梁那邊接了起來。

寧也說:"蕭少,您今天有空嗎?"

蕭梁正在飯局上,聞言站起身,去到一邊,道:"下午五點,你去上次那個包間找我。"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