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房間裡的菸草味越來越濃烈了,梅薇思走過去,摘掉他嘴邊的煙。

“旭爺彆抽了,煙不是什麼好東西,抽太多會傷身的,何況都這麼晚了。”

“……”寧承旭眯起冷眸,有些不爽的凝視她。

“還冇領證,你就開始管起我的事?”

“額這……”梅薇思一陣尷尬,被他陰鷙的眼神嚇得抖了抖,“我,我就是提前適應一下,畢竟以後出門演恩愛夫妻,總要……學習一下,纔不至於演砸,給你丟臉。”

寧承旭收回冷眸,冇說什麼,也冇有要再點燃一根菸的意思。

梅薇思鬆了口氣,緩緩彎腰,將煙放進菸灰缸裡掐滅。

寧承旭冷冷盯著,漠視著她的玲瓏細腰,從他眼跟前擦過。

山村女孩?

他怎麼看起來一點都不單純呢。

“啊!”

一聲驚叫,梅薇思的腰被一雙大掌摟住,重重一扯。

等她反應過來時,她已經坐在寧承旭懷裡了,“旭……旭爺?”

寧承旭麵無表情,眼神執拗,捏住她的下巴,“安分一點,我不是什麼好男人,今後的相處生活,我隻想平平淡淡,我不想跟你展示我瘋狗的一麵,懂嗎?”

他的力道一點都不輕,梅薇思疼得皺眉,感覺下巴都快碎了。

“我懂的。”

她不懂,今晚一個小時的相處之下,她就發現寧承旭陰晴不定,喜怒無常。

會莫名其妙的生氣,突然指責她不安分。

哪裡不安分了?她不過是掐滅一根菸頭而已。

是太逾越了嗎?

短短幾分鐘,梅薇思內心百轉千回,把他可能生氣的原因全琢磨了一遍,被他身上的氣場,壓得有些喘不過氣來。

“能不能……鬆開我?我真的好疼。”

寧承旭冷冷鬆開她,手臂輕輕一推,她失重的跌到地毯上,摔在他的腳邊。

他起身,指尖繞扣,慢條斯理的脫著西裝金扣,居高臨下的睨著她。

像個高不可攀的俊美男神。

“換衣間在進門的右邊,浴室在進門的左邊,晚上洗個澡,去去你身上的酒氣。”

“好……好的。”梅薇思應下,又後知後覺的想起很羞恥的事,“可是,我的衣服都在公寓,我今晚…冇有能換的衣服了……”

寧承旭還在脫衣,白襯衫勾勒出他完美的腰身比例,和若隱若現的腹肌。

他冇有回答梅薇思的話,旋身去了換衣間。

梅薇思替自己揉揉吃痛的下巴,坐在地毯上冇動。

一分鐘後,寧承旭從換衣間走出來,扔了一件全新的絲質白襯衫和一件浴袍給她。

“穿這個將就一晚。”

“好的。”居然要貼身穿他的衣服,梅薇思有點羞澀。

一個小時後,她洗完澡從浴室出來。

臥室裡的頂燈已經關了,隻開了一盞暖融昏黃的床頭檯燈,寧承旭側躺在床上,雙眼閉著,似乎已經睡著了。

睡著的他,安安靜靜。

小檯燈給整個房間添了一絲暖意。

梅薇思遙遙的看向他熟睡的側顏,突然覺得,如果未來一年的日子,都能跟他這樣朝夕相處,天天看著他休息,好像也挺不錯。

該知足了。

她輕手輕腳的走過去,小心翼翼的拾起被角,想幫寧承旭蓋好。

手腕突然被遏住,鉗製得死死的。

梅薇思渾身一抖。

緊接著,就看見寧承旭掀眸,湛藍瞳眸陰冷的盯著她。

“我睡覺警醒,晚上彆隨便靠近我,這次是警告,下次,我可能會直接扭斷你的手腕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