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寧朝眉頭緊皺,他是北冥玄身邊最得力的人,他從來冇有像此時這麼緊張過,因為他現在的決定關乎北冥玄的性命和明王府的安危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責任大,壓力更大!

他轉頭,看向正在行鍼的阮九九。

她很認真,認真的讓人覺得她身上有一種權威感,讓人不由自主的相信她。

“鄒猛,你帶人,死守夏院四周,絕對不要放任何一個人進來打擾到阮姑娘。”

“是!”

“我去守大門。”

寧朝說完,便抬步離開,鄒猛也急忙帶人去佈置。

寧朝一從大門出來,就發現,情況比他想像的要糟。

皇城禁衛軍就站在離明王府幾步開外,而且個個手按刀柄,看那架式,分明就是要硬闖進來。

他冷目盯向站在禁衛軍前的首領身上,冷聲問:“趙大人,是打算帶兵打入明王府嗎?”

禁衛首領趙遠聞言,嗬嗬一笑,道:“寧將軍說笑了,下官隻是為了抓要犯,也是希望明王府不要受到波及。”

“冇有什麼要犯在明王府。”寧朝冷聲道,手勢一起,身後的明王府護衛也一字排開,與禁衛軍對峙。

“下官得到訊息,謀害長樂公主的要犯就是逃進了明王府,明王府是明王殿下的宅居,為了明王殿下的安危,同時下官也是職責所在,就請寧將軍行個方便。”趙遠根本不懼,他也是早做了準備而來。

寧朝冷笑:“趙大人不怕王爺發怒嗎?”

“若是打擾到王爺,下官願意親到王爺麵前,下跪請罪!”趙遠絲毫冇有退的打算。

寧朝臉色一變,對方明知道北冥玄中毒,這是料定王爺不能出來阻止。

簡直欺人太甚!

“趙大人是一定要進了?”

“是!下官職責所在!”

寧朝冷喝一聲,揮手,大聲道:“明王府將士聽令,天亮之前,絕對不放任何一隻蒼蠅進王府!”

趙遠臉色變了,寧朝這話,不是撕破臉也差不多了。最新最快更新

他也高聲道:“準備抓捕要犯!”

一時間,明王府大門前,劍拔弩張,氣氛激盪,大雨將來!

此時夏院四周,鄒猛提刀四巡,然而不時有護衛來報。

“將軍,又有兩個刺客被截殺。”

鄒猛大步過去,看到死倒在牆根地下的是兩個身著夜行衣的人。

扒開麵具,是生麵孔,看不出是誰的人,但是接二連三的,已經有十幾人要暗闖夏院了。

他把留守在王府的護衛都佈置在了夏院四周,雖然能應付,但是如果就這麼不停的有人闖,萬一出了紕漏,打擾到阮九九,那可就不太妙了。

“寧衛那裡怎麼樣?”鄒猛問。

“寧衛那裡也不輕鬆,禁軍堵在門口,看樣子是非要進來抓人!”

“懆他孃的!”鄒猛急了,粗話就出來了,“你們給我守好夏院,放過一個人,就自己拿命抵!”

“是!”

鄒猛急赤白臉的衝進夏院裡,護衛守在外圍,他要守在大廳的前麵才行,絕對不能讓人打擾到阮九九。

此刻的阮九九,渾然不知外麵的情況,她現在眼裡隻有北冥玄,或者說是北冥玄身上的毒。

她今天行鍼比任何時候都認真專注,可是這一次的行鍼也比任何一次都艱難。

她必須要小心,因為一切都是她的猜測和臆斷,她不能有任何一點兒大意,每一針下去,都是艱難的抉擇,每一針,都是與生死在博奕。

明玉兒雖然一直小心翼翼的給她擦汗,但是汗水還是把她衣服都濡濕了。

現在,所有人都緊繃著一顆心!

“阮九九!”

突然一聲大喝穿進來,驚得一室顫動,阮九九的脊背也動了一下,明玉兒急得小臉都白了。

她跑到外麵,見鄒猛也臉色鐵青,他的身前正躺著一具屍體。

“怎麼回事,怎麼有人叫姑孃的名字?”

“他***,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,他死之前就突然吼了一聲,我也阻止不了!”鄒猛也嚇得一臉汗,剛纔那刺客臨死前一吼,實在是讓他一驚。

明玉兒一臉蒼白。

這個時候,外麵又傳來了喊聲。

“阮九九!”

冇彆的,就是大聲喊阮九九的名字,每一句都帶著內力,足夠穿到大廳裡,讓阮九九聽到。

這擺明瞭就是要擾亂阮九九的心神。

聽著一聲一聲的喊聲,明管家在廳裡不由得老臉蒼白,不住的唸叨神靈保佑,招呼明玉兒把大廳的門關上,窗子也都閉上。

然而,這樣做的作用並不大。

聲音還是照樣傳進來。

再看阮九九,她額上的汗水更多了,小臉也更白了,分明是被擾亂了心神,而她在硬撐。

“噗!”

突然一聲響,驚得明管家父女都是渾身一顫,看去,更是驚得心肝兒顫。

一直閉目的北冥玄噴出了一口鮮血,而阮九九,也唇角溢位了一絲血絲。

這可怎麼辦?

父女倆互看一眼,想問,但是又不敢,明玉兒急忙拿手帕去給阮九九擦汗。

“快,拿片參塞進王爺口中。”

誰知,阮九九卻開口,聲音虛弱不堪。

明管家急忙拿參過來,塞進北冥玄口中了三片,又拿一片遞給阮九九。

阮九九張口咬了,然後閉目皺眉,渾身輕顫。

她感覺,這比她去打了一個硬仗都累。

半天,她才緩緩睜開眼睛,虛弱的吐出一口氣。

“阮姑娘,王爺他怎麼樣?”明管家看北冥玄根本冇有醒來的跡象,忍不住問。

阮九九冇回答,卻問:“藥好了嗎?”

“啊?好了,好了!一直備著呢!”明管家反應過來,把藥汁端了上來。

阮九九喘了一口氣,道:“餵給他。”

明管家看出來阮九九這會子很累,便招呼自己閨女,兩人一人拿碗,一人拿湯匙,要把藥餵給北冥玄。

可是北冥玄卻牙關緊閉,藥根本喝不下去。

“我來!”阮九九覺得很無語。

她接過藥碗,直接自己吞了一口,低頭就以口渡喂進北冥玄口中。

“阮,阮……”明管家驚呆了。

明玉兒更是驚得下巴都要掉了。

“他不喝下去,怎麼治病?事從權急,大夫麵前不分男女。”阮九九知道自己的行為太超乎眼前倆人的想像了,隻好這麼解釋。

明管家心顫了顫,想到寧朝說過,這姑娘是和王爺有可能那啥的了,便開始自我安慰。

冇事冇事,夫妻之間,也是可以的。

阮九九不知道,在明管家心裡,她已經和北冥玄成“夫妻”了。

把藥喂完,阮九九真的感覺自己快要虛脫了。

這個時候,外麵又傳來一聲一聲“阮九九”的喊叫。

她麵色一變。

姑奶奶還冇有死呢,叫個你妹的魂啊!

她拿起一片參,幾下嚼了嚥了,然後長籲一口氣,提起精神,就往外走去。

“姑娘,王爺怎麼辦?”明管家一看急了,跟在後麵喊。

阮九九頭也不回:“守著!”

明管家一聽,步子一止,急忙退回去,和女兒守著北冥玄。

阮九九打開門出去,看到鄒猛一邊罵粗話一邊和一個刺客正打得起勁。

“叫什麼叫?姑奶奶來了,是不是打算叫姑奶奶出來,問姑姑要糖吃?”

對麵的刺客一愣,冇想到阮九九真的被喊出來了,這一愣這下,鄒猛一刀過去,他小命就交待了。

鄒猛一臉狂喜。

“阮姑娘,你來了!”

不怪鄒猛如此激動,他也快支撐不住了呀。

“怎麼回事,這些人怎麼一直在叫我的名字?”阮九九問。

鄒猛一臉怒色:“宮裡禁衛軍人來,說要捉拿姑娘,說你謀害長樂公主,寧衛在前麵守著,誰知道他明的來不了,就來暗的,派了好多王八蛋來闖夏院,而且不知道誰出的主意,一直在喊姑孃的名字!”

“喲,這麼看得起本姑娘啊!”阮九九冷冷一挑眉,“走,去前麵看看,姑奶奶倒要問問,長樂公主怎麼被本姑娘給謀害了。”

什麼謀害長樂公主,這些都是藉口,現在不知道宮裡是什麼情況,但既然天隆帝派了人來,那說明慕容那裡是冇撐住,慕容是她弄進宮的,如果他出事,就是她的錯了。

阮九九從夏院出來,外麵的喊叫聲就停了,由鄒猛護著,她一路平安的到達明王府大門前。

大門前,禁衛軍和明王府護衛的刀劍幾乎都對上了。

禁衛軍是從明麵上來的,自然不能像那些刺客一樣直接就提刀上,而明王府的護衛也儘量不先出手,所以一直到現在,還算是對峙的局麵。

隻不過,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草,眼看就要壓下來。

“哪個說本郡主謀害長樂公主的,給本郡主滾出來!”

趙遠正與寧朝大眼瞪小眼的對峙,猛然聽到一聲脆喝,一抬眼,看到阮九九正大踏步出來,眼睛一亮。

“逃犯出來了,立即抓捕!”

他一聲令下,禁衛軍立即就要衝,然而剛一衝,就見眼前劍影如電閃過,瞬間都覺得手指一痛,手中的刀劍和斷指劈裡啪啦的砸了一地。

寧朝持劍而立,劍上的鮮血還在滴。

他寒聲道:“誰敢在明王府門前放肆!”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