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他們唐家這裡。

其實,就是父親說了算。

隻要父親還活著。

他是不可能有任何自由的。

就算是出去做生意。

那也要得到父親的允許才行。

這是很悲劇的事情。

他自然不想讓這樣的事情發生。

但是。

他要想解決這件事的話,除非說乾掉自己的父親。

而對於他這樣的人來說,如果真的要乾掉父親的話。

自然會造成很大的震動!

所以,他就想出了這個歪門邪道。

雖然說,這個辦法很無恥。

可是,對他來說的話,卻是很不錯的事情。

畢竟對於他這樣的牛人來說。

一旦乾掉父親的話,他就可以得到很多好處。

而在如今這個年代當中,不管是誰都是如此。

他們隻需要好處。

如果有利益的話,叫他們做什麼都冇問題。

就算是乾掉自己的親爹。

那也可以接受!

毫無疑問。

唐海倫就是這樣的人。

而這種人,自然可以說得上是無恥到了極點!

因此,對他來說的話,現在隻要能夠搞定這件事就行了。

他不需要去管那麼多。

所以說,就算殺死親爹,那也無所謂。

他本來以為,自己贏定了。

可是,現在冇有想到的事情發生了。

那就是,現在的局麵變得很危險。

可以說,他現在麵臨著死亡的威脅。

曆史告訴他。

如果造反失敗的話。

等待他的就是死亡了。

這是冇有任何辦法的事情。

就算他想改變這一點。

那也無能為力。

“好了,唐海倫,你現在想怎麼樣死?”

陳天選淡淡說道。

對他來說的話,冇空跟對方墨跡那麼多。

他現在隻想搞定對方。

要是說,現在不搞定此人的話。

對他們來說,就是一個巨大的危險。

而現在這個時候,他們可不想讓這樣的事情發生。

“嗬嗬,小子,你算什麼東西,我們唐家的事情,輪得到你來指手畫腳?”

唐海倫冷聲說道。

對唐海倫這樣的人來說。

他現在雖然被識破了計謀。

但是,他也不會認輸。

要是說,現在人數的話,那就是很丟臉的事情了。

而他是不可能讓這樣的事情發生。

“海倫,現在這個時候,你還在裝什麼?”

“難道你一點悔改的意思都冇有嗎?”

唐老喝道。

他真的很痛心疾首。

兒子居然變成這樣,現在是一點悔改也冇有。

既然是這樣的話,為了唐家的基業。

他自然隻能出手了!

那就是,直接廢物對方的繼承人位置。

“爸,我也不想跟你說那麼多了,既然你都知道了,那我現在隻好跟你撕破臉了。”

“我要乾掉你!”

唐海倫大聲說道。

“混賬,你在說什麼?!”

唐老大怒。

他可冇有想到,竟然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。

簡直就是離譜到了極點。

“嗬嗬,都出來吧!”

唐海倫說道。

就在此時。

四周圍突然衝進來幾十個高手!

這樣的事情,讓所有人都是震撼不已。

“大哥,你想乾什麼!”

唐雪薇震怒不已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