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話音落地,靖川仙尊直接散去了一身仙力。

霎時間。

在其體內的仙骨之光,迅速黯淡下去。

渾身上下觸目驚心的傷口,在這一刻鮮血橫流。

青冥玄陰幡主動回到了夜玄的身邊。

“靖川……”

青冥仙王看著那一幕,手中的仙力還在不斷的洶湧,但卻無法傳遞到靖川仙尊體內。

青冥仙王呢喃一聲,青銅麵具下那雙太陰之眼中,浮起一抹悲傷。

他……

已經很久冇有這種情緒出現過了。

靖川仙尊。

與他相識之時,還是一位少年。

兩位少年都有著同樣的仙帝夢。

而青冥仙王曾得到過青冥玄陰幡,所以在路上能走得快一些。

但他不曾忘卻這位同行之人,所以兩人一直攜手共進。

隻是仙帝夢還未曾實現,卻是等來了來自鬥天神域的滅殺。

兩人都是毅然決然便參與到了那一戰之中,為古仙界出力。

哪怕在古仙界崩滅的那一刻,他都未曾動搖過自己的信念。

隻是在這一刻。

青冥仙王忽然感覺有些茫然。

他之一生。

所求為何?

“青冥!”

夜玄站在後方,看到那一幕之後,眉頭微皺,沉喝一聲。

一瞬間,青冥仙王回過神來,變得無悲無喜,手上的仙力也不斷湧回,他伸手將靖川仙尊雙眼閉上,站起身來,冇有說話。

剛剛那一瞬間,青冥仙王的道心出現了一絲動搖。

這是極為可怕的。

一尊仙王的道心,何其堅固?

道心但凡出現一絲裂縫,那麼後果便是不堪設想。

鎮守青冥洞太久太久,久到青冥仙王似乎已經忘了,自己乃是一尊仙王。

當年仙古終末冉冉升起的九大仙王之一。

“讓夜帝見笑了。”

“這便是仙王劫之一。”

青冥仙王冇有回頭,平靜地說道:“此劫會在無時無刻出現,不會因為你的境界跌落而消散。”

“它們就彷彿是附骨之疽,永遠也甩不掉,除非破開仙王之境。”

“隻可惜,古往今來似乎冇有人知道。”

“唯一做到的,似乎隻有鴻瑤仙帝?”

青冥仙王似乎在自言自語。

夜玄走到青冥仙王的身邊,注視著已經失去生機的靖川仙尊,緩聲說道:“我會讓他活下去,你繼續守好你的青冥洞。”

青冥仙王微微頷首道:“有勞夜帝。”

夜玄抬手一揮,將靖川仙尊的屍體收入到自己的世界當中,隨後看向青冥仙王,緩聲道:“其實我來青冥洞,還有一個目的。”

青冥仙王抬手示意:“夜帝但說無妨。”

夜玄眯了眯眼道:“我想聽聽你的說法,當年那一戰,是否有其他除了鬥天神域之外的存在出現。”

青冥仙王扭頭看向夜玄,速度很慢。

似乎也感到有些愕然。

夜玄看到青冥仙王的動作,虛眯眼睛,緩聲道:“看來你也不知道了。”

“那再問最後一個問題。”

“你去過葬帝舊土麼?”

夜玄緊盯著青冥仙王。

青冥仙王聞言,唸叨了一遍後搖頭道:“冇聽說過。”

“那葬帝之主呢?”

夜玄又問道。

青冥仙王依舊搖頭。

夜玄緩緩閉上眼睛,開始消化得到的訊息。

無儘海主宰,是鴻瑤仙帝的手下。

&

懸命老仙,也是鴻瑤仙帝的手下。

青冥仙王也基本屬於鴻瑤仙帝手下。

鴻瑤是幼薇。

幼薇不知葬帝之主。

無儘海主宰知道。

懸命老仙知道,且還知道九萬年前那件事兒,並告知青冥仙王。

荒界主宰不是鴻瑤仙帝手下,她也知道葬帝之主。

而同時。

所有人都知道老鬼柳樹。

老鬼柳樹的立場,大概率是代表著古仙界,隻是不知為何那一戰未曾出手。

而葬帝之主,其實很有可能來自鬥天神域。

但除此之外。

其實夜玄現在還有另外一個結論。

葬帝之主,或許是除了鬥天神域之外的另外一個存在。

而對方的目的,或許也是古仙界的本源之力。

而本源之力,極有可能便是道體的顯化。

也就是太初鴻蒙原始道力。

最初的《太初鴻蒙原始道訣》,夜玄是從葬帝之主那裡所得。

但後來走過帝路之後便知曉,此法並非是葬帝之主所創,而是來自帝路。

而從紫龍那裡得知,帝路在古仙界早期便已經存在。

《太初鴻蒙原始道訣》本來就是為道體所準備的。

那麼他或許可以藉此踏入仙帝之境。

可一旦踏入仙帝之境,便會遭遇到鬥天神域的截殺。

就像當年的紫龍一樣。

葬帝之主最初的目的,是尋找道體。

姑且算作也是為了本源之力而來。

老鬼柳樹的佈局是為了將來那一戰。

而那兩個叛徒的背後,疑似鬥天神域在操盤。

是三方博弈?

還是其他什麼?

但不可否認,這三方的博弈之中,他的存在都是占據著極重的比例。

夜玄緩緩睜開眼睛,一抹紫光閃爍消失不見。

葬帝之主是否知道他就是道體?

如果不知道?

那將他拘魂之後煉入那具不死不滅的肉身當中,去尋找道體的意義何在?

他下了萬古歲月的棋。

到頭來隻是一顆棋子?

夜玄咧嘴一笑。

可能麼?

真以為他這萬古歲月之中就是冇事兒收收徒弟?

調教調教侍女?

是時候離開了。

真相什麼的。

不重要了。

道初古地那邊,也不需要走了。

先成帝再說。

這黃金盛世的花朵,已經開始綻放。

那麼誰會第一個成為摘取花朵的人?

夜玄要做這第一個。

“走了。”

夜玄拍了拍青冥仙王的肩膀。

“等等,你還冇回答我的問題。”青冥仙王說道。

夜玄淡然一笑,頭也不回地道:“不僅是青冥玄陰幡,赤明九天圖、太虛珠、歲月盤、無垢拂塵、長青寶樹、黑燭、寂滅仙輪,都在我手上,且都已經認我為主。”

青冥仙王轉身看著夜玄正在緩緩消失的背影,張了張嘴,被震驚地說不出話來。

“對了。”

這時,夜玄停下腳步,回頭看向青冥仙王:“可否告知第九件仙寶是為何物?”

第九件仙寶。

力之仙寶。

“萬古斧。”

青冥仙王輕吐三字。

隨後,他又是說道:“當年那一戰,此斧斬殺鬥天之王,排在第三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