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曾興宇拉著薑俏月就走到一邊,護得緊緊:“這人精神不正常,俏俏,我幫你報警。”

薑俏月打了個暫時不要的手勢,看向趙孟樓。

他宛如喪家犬一樣,渾身怒氣儘消,頹喪無比。

薑俏月說:

“你說喜歡我,是因為彆人隻關心你飛得高不高,隻有我關心你飛得累不累。但現在我想跟你說,你飛得高還是遠,跟我都沒關係。當時攀岩時,我鼓勵你,隻是因為想讓你快點走,彆再鬨了而已。趙孟樓,你多心了。”

“我要是對你真的有那麼一點感情,當初也不會不辭而彆,偷偷跑掉了。”

“趙孟樓,求你醒醒吧,一直以來都是你在唱獨角戲。我和你的遊戲,結束了。我真正愛的人,現在就在這裡,求你放過我,走吧。”

他一個激靈,俊臉蒼白下來。

隨即,終於如出籠的野獸,氣勢洶洶地轉身,一路踢翻了幾把椅子,大步離開咖啡館。

……

趙孟樓和趙太太要回京州的事,蘇蜜下午才知道。

是寧穀打電話跟她說的。

說是一個看著文質彬彬的男人昨天早上陪著俏俏姐一起回了咖啡館,趙孟樓情緒激動得很。

差點冇打起來。

最後也不知道俏俏姐說了什麼,收拾行李,走了。

其實就算不說什麼,光看俏俏姐和初戀男友站在一起的場景,任何一個男人也會受不了這個刺激。

蘇蜜掛了電話。

俏俏姐果然就是想用初戀男友讓趙孟樓知難而退。

她馬上打電話給趙孟樓。

許久後,電話才被懶懶接起:

“有事?”

“趙孟樓,你要跟你媽回京州了?”

“嗯,怎麼了,想跟二爺一起請我吃飯踐行啊,不用了。”

“你真的就打算這麼走了?再不會找俏俏姐了?”

他嗤笑了一聲:“人家心心念著的,是她的初戀。而且都複合了。我還來找她乾什麼。”

“趙孟樓,不是這樣的……”

“她昨晚都和那男人睡了,還有什麼不是這樣?”他聲音急促,語氣多了焦躁,似乎想終結這個話題:“行了,就這樣,我要趕飛機了。”

還不等蘇蜜說完,電話掛了。

她吸了口氣,俏俏姐和初戀……睡了?

不管是不是真的,俏俏姐肯定是做了什麼,才能讓趙孟樓受這麼大的刺激。

她再撥過去,趙孟樓卻冇再接電話了。

估計是懶得聽她勸了。

……

酒店,李雯歆走進兒子房間,看見他站在落地窗邊發呆,說:

“老四,行李都收拾好了。再過半小時,我們就去機場了。”

他眼睛仍注視著窗外,漫不經心地嗯了一聲。

李雯歆知道兒子在想什麼:“她一直等著的人,是那個男人。還有什麼好惦記的?媽媽教過你,不管什麼事,都要及時止損。現在既然知道她愛的是彆人,早點結束,也好。”

趙孟樓煩躁不安地應了一聲:“彆說了。我知道了。媽,你先出去。我換衣服。”

李雯歆回自己房間了。

剛一出門,便聽見走廊口那邊傳來吵嚷。

過去一看,是霍慎修陪著大腹便便的蘇蜜竟來了。

為免夜長夢多,回去之前又出什麼岔子,李雯歆跟隨行的保鏢提點過,不準任何人再來接觸兒子。

因為這樣,保鏢將霍氏夫婦給擋住了。

這會一看蘇蜜來了,她猜到幾分什麼,過去便道:

“蜜蜜,你怎麼來了?”

蘇蜜一看李雯歆過來,睫毛一眨,甜甜說:

“李阿姨,我知道四少快走了,和二爺來送送你們。四少呢?”

李雯歆哪猜不到她想乾什麼,擺手:“不用了。你肚子這麼大,還跑來送行,瞎鬨,快讓霍二爺陪你回去。”

蘇蜜繞過保鏢就過去摟了李雯歆的手臂:“宗家和趙家關係這麼好,李阿姨您難得來一趟潭城,我連頓飯都冇請你們吃,媽媽和奶奶知道了,都已經罵過我不懂事了,現在要是再不送送,準又要被訓斥,把四少叫出來吧,一起先去吃個飯。”

李雯歆還是抽出手臂,輕拍她手背:“你這孩子,就是嘴甜。不過真的不用了,那小子這會兒心情不太好,不見任何人,我代他謝謝你們了,回去吧。”

又看向霍慎修:“霍二爺,你可彆怪我說你,蜜蜜年紀小,不懂事,你年齡比她大,不能由著她亂跑啊,她現在是個孕婦,還跑來送行,像什麼話,快帶她回去歇著。”

霍慎修哪裡看不出李雯歆就是在擋著,生怕他們見到了趙孟樓,隻淡淡:

“蜜蜜胎兒很穩了,冇事,適當的運動,對生產相反有好處。她就想給送個行,趙太太不是連這麼點小事都不買麵子吧。”

李雯歆見麵前英武尊貴的男人儼然一副護妻成狂的樣子,語塞,卻還是堅持:

“老四這會兒真的不方便見人。你們走吧。你們特意來送行,我心領了。”

又打了個手勢,吩咐保鏢:“送客。”

話音甫落,霍慎修二話不說,直接朝著走廊那邊沉聲:

“趙老四,出來!”

蘇蜜也直接叫起來:

“趙孟樓,出來!我有話跟你說!”

李雯歆嚇一跳,忙阻止:“你這孩子,怎麼就這麼……”

卻見蘇蜜旁邊的男人陰森沉冷的一雙眸子望過來,盯著自己,才吞下話,卻還是咬牙:

“蜜蜜,我是看宗趙兩家關係好,纔對你們客氣,你要是非要跟阿姨對著乾,也彆說阿姨對你們小輩不友好了!”

“李阿姨,我隻是不希望四少今後後悔而已。有些話,我想跟他說清楚!”

李雯歆再不遲疑,對保鏢嗬斥一聲:“打電話,喊酒店保安上來,趕走他們,就說騷擾住客!”

正這時,那邊的門卻開了。

趙孟樓走了過來:“吵吵嚷嚷的,乾什麼啊。送行也不至於號喪吧。”

也猜到蘇蜜的來意,估計是來勸自己的:“走吧,不用勸我,我和媽要去機場了。”

蘇蜜道:“趙孟樓,給我三分鐘,你要是聽完了還想走,我馬上和二爺離開。”

李雯歆衝著兒子道:“有什麼好聽的?進去。”

趙孟樓卻站在原地,冇動,半晌,到底還是說:

“你說吧。”-